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涵子的天空

看尽嫣红人不语,只摘一叶寄心香

 
 
 

日志

 
 

全总要求企业重组须经职代会通过  

2009-08-17 20:43:48|  分类: 社会聚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总要求企业重组须经职代会通过

 

  中华全国总工会于8月14日发出《关于在企业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中进一步加强主管理工作的通知》,再次就企业改制中依法依规地落实职工的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切实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作出强调。

《通知》要求“企业改制方案应提交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或职工大会审议,职工的裁减和安置方案等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未经职工代表大会审议的不应实施;既未公开又未经职工代表大会通过的决定视为无效……”

 近年来,我国企业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有关国有企业改革策层面的问题基本解决。特别是办公厅《关于在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及其控股企业深入实行厂务公开制度的通知》《办公厅转发国资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更是对企业改制重组关闭破产过程中加强企业主管理作出明确规定。

 值得关注的是,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有些企业在改革过程中忽视职工主权利,改制方案不公开,职工安置方案也未经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职工利益受损,引起职工群众的质疑和不满,给企业和地区经济发展以及会稳定造成了较为不利的影响。

 “全国总工会就是针对这一情况发出《通知》的。”全总新闻发言人李守镇表示,在企业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中切实加强主管理工作,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推进企业改革工作顺利进行,切实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保持职工队伍稳定。据悉,《通知》首先要求各级工会充分认识在企业改制重组关闭破产过程中进一步加强主管理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强调要“自觉将其作为支持企业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保障我国经济发展、会稳定的重要措施”来抓紧抓实。

   如何切实加强企业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中的主管理工作?《通知》主要从加强厂务公开、坚持和完善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和切实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等三方面加以明确和强调:

   ——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企业工会要推动企业认真贯彻落实《关于在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及其控股企业深入实行厂务公开制度的通知》和《办公厅转发国资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协助和监督企业将改制方案、兼并破产方案、职工裁员及分流安置方案等企业重大决策问题,及时向职工群众公开,充分听取职工群众的意见;督促企业在实施改制时,将企业总资产、总负债、净资产、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指标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结果,向职工群众公开,接受职工群众的主监督,确保职工群众在企业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中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企业工会要监督企业坚持和完善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在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中严格履行主程序。如改制企业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必须要有三分之二以上职工代表出席,经全体职工代表半数以上通过方为有效;职工代表大会的表决应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不能以职工代表团(组)长联席会议代替职工代表大会作出决定。等等。

   ——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企业工会要积极协助和监督企业按照《破产法》《劳动合同法》《企业国有资产法》《关于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分流安置富余人员的实施办法的通知》《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辅业改制的通知》《最高人法院关于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为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问题的意见》等法律和策规定,做好职工安置和经济补偿工作,避免大规模裁员,维护职工的劳动权益和经济权益。

 《通知》还就各地工会领导机关切实加强对企业工会参与改制重组关闭破产工作的领导提出要求,强调各地工会和产业工会要加强源头参与工作,积极主动参与到本地区、本产业企业改革领导机构和企业改革工作中去;要加强对改制重组关闭破产企业工会工作的指导,大力支持企业工会积极主动开展工作,支持企业工会切实履行职权,并承担起保护企业工会合法权益的责任。

 

 

附:

                                           通钢事件如何善后至关大局

 

通钢事件如何善后至关大局。

通钢工人阶级护厂行动震动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其结局将会如何甚为关键,更是大众关注的重点。

尚需一次彻底的揭老底才能使此事件告一段落。揭老底,按时髦话说就是增加透明度、就是拿出事件发生前和事件中的诸多真相。没有透明度,就会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也就不能彻底平息“不明真相”群众心中的不满!

所谓真相,就是事件的来龙去脉,当然也不能是某方的一家之言。否则,仅凭一家之言给人定罪定责,不仅于事无补还会激化矛盾。

因此,稍微理了一下思路,觉得应该认真、科学、全面地对通钢之事件进行一次调查研究,其中:

国资委是当事方,当事方已经对事件的另一方下了结论,并称其为“不明真相”的群众,因此让当事一方进行调查研究作结论显然不妥,而且有失公允。应该让纪委、审计、税务、检察、监察等诸多机关和工会、工人代表共同组成调查小组。

1、 第一次改制中,作为出资方的建龙的投资是否到位或者有抽逃资金的行为。

诸多企业改制中受益方资金不到位的情况很多,即便到位了,也在很短的时间把资金抽走,造成企业流动资金短缺、企业设备更新滞后、技改不足、工人工资福利待遇下降.....等等。

通钢的总资产和股权是如何界定的,建龙占36.19%的股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简单说,就是建龙依据什么取得36.19%的股权并凭借不到40%的股权出任通钢总经理职务的?

大股东如何监管企业以及监督建龙委派的总经理行使职权的?众所周知,通钢的群众甚至包括部分干部是无法监督总经理所作所为的。事情最后闹到如此地步,可见国资委的官员不是喝醉了就是睡着了。

2、巨额亏损产生的原因。

亏损不怕,有市场原因还有人为因素,怕的就是掏空企业的行为。在通钢受到金融危机影响时,建龙集团眼看势头不好立马采取股权分离的措施一走了之,其实这就是一种撤资行为。建龙不仅未受到任何损失还经营了通钢数年之久造成了巨大的亏损,这个帐应该算清楚,否则众人不服!国资委第一次让建龙集团入资参股通钢即便没有错的话,让建龙集团如此舒舒服服的撤资分明太仁慈、太不合逻辑了吧?!

国资委难道不懂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么?股份制企业中,股东们应该共担风险。谁也不能效益好了咱就干,效益不好了就开溜!看来建龙的进进出出大有文章,咱百姓想知道国资委和建龙集团是如何做此文章的,否则大众不服!

3、把过去通钢的规章制度和建龙入主通钢以来的规章制度来出来做比较,究竟孰优孰劣。

不要动不动就把引入民营企业所谓好的、先进的制度当作改制的由头,其实民营企业大部分都是家族企业、都是暴发户,他们懂什么叫企业管理呀?恐怕多的是家族式的管理作风吧?!

建龙的管理制度缺失,恐怕也是引起职工不满的原因。民企的管理人员颇有狗仗人势的德行,今天叫这个员工下岗、明天喊那个员工下岗,开口闭嘴就是下岗,好像让员工下岗才是他们最拿手的管理良方。人死了,倒是有一好处,不用下岗了!

4、通钢第一次企业改制,国有尚且控股,那么,上至总经理、下至员工的工资待遇是如何制定的?总经理拿300万年薪,衣食无忧,而工人们最低的只拿300元/月,如此悬殊的待遇,势必把本不和谐的劳资双方推向彻底的对立面。

国资委的官员也要手摸良心,不能责怪群众持有“国有情结”,更何况“国有情结”究竟错在何处呢?国资委的官员们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解释一番呢?为何民营企业好而没有在员工们产生“民有情结”呢?还是好好反思反思吧?!

5、建龙撤出通钢后,通钢人凭自己的努力扭亏为盈,是不是事实?

那么,建龙集团吃“回头草”的行为是不是引起此次事件的根本原因?二进通钢,上层开展的很顺利,忽视了下层民众的感受,以一个“不明真相”的词来推托,是能推的掉的么?改制的戏唱了很多年了,怎么也应该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的啦,还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摸石头过河,误事啊!

二次改制,虽然可以由股东们先商量,但是别忘了,国有依然是控股的嘛。那就应该召开职工大会,把二次改制的充分的理由、办法、措施端出来给工人兄弟们瞧瞧。木已成舟的做法不妥,直到被大水淹了,死了人了才快活?!

6、要增加工人群众的知情权和话语权,政府办公会是不能取代职工代表大会的。基层没有民主可言何谈民主之大局?

从更大的角度,中央应该关注全国范围内的所谓“国退民进”的问题,无论是从实践还是理论上都应该好好地回头看一看。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乃当务之急也!当前,经济界又在捣鼓“国进民退”,势必有其必然性。采取科学发展观正确对待“国进民退”,拿出对待“国退民进”的热情,沿着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前进!(文摘  博客中国 江湖人称老顽童)

 

涵子欢迎你的光临

http://woheni2121.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